杨钰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清华大学2018级电子信息类新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中毕业于南开中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领军优秀
    我知道,就算有可能再次擦肩而过,我也要继续朝着清华的方向走,毕竟,向日葵的心永远是向阳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迷蒙碎梦 
   
“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/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/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/寻找着/追逐着/奄奄一息的碎梦。” 2017年6月23日晚,当《北京 北京》在耳机中响起,我发现我已经离开北京整整三年了,我没能兑现三年前的诺言。志愿书的“1104”离我不过30厘米,我的梦想却距离我1769公里。
    Is this how it ends ? Is this how it ends ? 我反复问自己。不是得不到答案,而是我不想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,因为清华对我来说,就像一棵在我生命中生长了十几年的树,要让我把它连根拔起,谈何容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腔孤勇
   
所以,我选择了复读。坚韧和顽固,有时只有一线之隔,但当时的我不愿意去想这么多,我只是想用我剩下的这一点勇气,再试一次。我没有忘记我刚刚经历的失败,没有忘记我内心的脆弱,没有忘记我对很多事情的三分钟热度:我知道,我也许会再次与清华擦肩而过。
    但我也没有忘记2016年冬天创新挑战营里老师说的“走出这里,你们都是清华人” ,没有忘记初二时写下的五年目标是四中和清华,没有忘记七岁的我在清华主楼前拍照时笑得灿烂并扬言“这就是我的大学”。我知道,就算有可能再次擦肩而过,我也要继续朝着清华的方向走,毕竟,向日葵的心永远是向阳的。
    那个冬天,我称之为“我与清华的第一个冬天”,它让我记得的,有亲自使用激光切割机、3D打印机的兴奋,有清华办赛高规格的大气,更有指导老师讲解时的十足耐心,现场工作老师提前到达赛点、在寒风中等待的温柔,带领我们参观每一个工作室的开放,两天一夜中空调和盒饭的精心安排,离别时提醒我们路上小心的不舍……我甚至想,我何德何能,可以受到清华对我这样的好?但一转念,我明白了,不是对我,是清华对人就是这样,一点一滴,都是细腻和真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永不言弃
   
在南开的一年,是我成长最迅速的一年。校园里随处弥漫着一种与墙外的闹市格格不入的宁静,沐浴在深绿的树荫下,我已不止一次地错觉自己身在清华。一颗浮沉的心终归平静,我想我爱这里的生活,我爱南开,我也爱我的清华梦。
    这份爱并不是单箭头,我常常忆起初到南开的那个晚上,朱安东老师深夜的鼓励,一段段语音,一声声叮咛,让我知道我不是孑然无依;我也不会忘记每一次清华来到南开的时候,黄旭东老师眼神里对我无疑的信心,这份信任早已胜过言语。我尝试用“感动”来形容我每次想起这一切时的心情,却发现其实远不止如此。我开始明白,比起成功和失败,那份不言弃的精神是更为重要的;比起一个人的功成名就,大家共享的快乐是更为重要的;比起成绩的高低,问心无愧的程度是更为重要的。
    我曾以为人生是一场短跑,但却发现人生是一场马拉松。幸运的是,我从来不是一人在奔跑,我有同行的伙伴的欢笑和泪水,我有老师和家长的无私关怀,我有这一路的荆棘丛生和阳光明媚。
    此刻在读这篇文章的你,如果你有一个清华梦,那就只管去实现它吧,我们在清华等你来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图文来自公众号“水木渝家”)